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聊城“老粗布”鲁锦织就新生

2018-05-09      来源:http://www.vryou.cn/

  2006年,“鲁锦织造技艺”被认定为省级非遗,2008年晋升国家级。而鲁锦在聊城也有着辉煌的制作历史,如今,在聊城民间艺术体验馆,传承鲁锦几十年的梁平依然在传授鲁锦技艺,并不断开拓鲁锦应用渠道。 

  儿时为母亲帮忙

  学到鲁锦制作技艺 

  “小时候家里日子不好过,母亲经常纺线织布做很多活计,自幼耳濡目染,母亲从织布机走向炉灶的时候,我  就经常跑到织布机旁边帮母亲织上一会儿。”梁平回忆起物质贫瘠的童年生活无限感慨,“那时候我够不到织布机的脚蹬。” 

  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,梁平掌握了母亲穆其英所有的纺线织布技能。但后来,随着机器生产的普及,原始的纺线织布渐渐走出大众的视野,梁平感觉非常可惜。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,她利用业余时间系统整理了东昌古锦制作技艺。 

  “鲁锦”,民间通称为“老粗布、家织布、手织布”,带有鲜明齐鲁文化特色,因其纹彩绚丽,灿烂似锦而得名。 

  为了更好的保护传承和发展地方特色文化,梁平在中华水上古城南大街成立了鲁西民间艺术体验馆,自筹资金收集了多台织布机,开发了多款东昌老粗布产品,她在体验馆传授徒弟和爱好者东昌古锦制作技艺的同时,节假日还走向街头,让市民及游客体验纺线及织布过程。因为她多年来为东昌鲁锦制作技艺的传承和发展做出的突出贡献,2015年梁平当选为东昌府区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。同时,她还成为聊城市签约文艺创作员。 

  成本高用途单一

  极力拓展鲁锦新用途 

  现在鲁锦已经打开了部分销量,最近有银行预定了一批鲁锦作为礼品,也有一些礼品店上新了她的一部分产品。但跟销量相对的问题也有很多。梁平毫不讳言,“我们的东西全部是纯手工打造,成本太高,完全没有价格优势。而且大部分是作为床品使用,用途太单一。”梁平表示,市场上一些纯棉的床上用品大部分是工业流水线生产,如果纯棉没有造假的话,与鲁锦的使用价值并没有太大的差别,而且工业生产的产品非常平整,用力均匀。而人工使用织布机制作出的鲁锦则不会过于平整。 

  除了成本难以降低,对于鲁锦更多用途的开拓也是让梁平比较耗费精力急需解决的问题,“目前有一些想法,比如制作传统的艺人服饰,例如给打太极的人使用;也可以制作一些传统服饰,比如一字扣的上衣;还可以从生活实用性上寻找一些商机,比如茶洗,也就是茶杯下面的布垫。”除了在用途方面不断寻找新商机,梁平还在花色上下了很功夫,研究出很多符合当代人审美的花形花色,更具设计性也更符合市场需求。 

  此外,针对以往棉线手工染色技艺带来的容易褪色的情况,如今梁平寻找到专业的染色企业帮忙染色,“经过高温等流程染色后,现在的棉线不会掉色,新流程加入老手艺,带来新的升级。” 

  从学校到体验馆

  极力拓展从业者规模 

  “鲁锦”的原料是纯棉材料。从采棉到上机织布要经大小七十二道工序全部采用纯手工,手纺、手织、天然植物染色棉织物(俗称老粗布),由于工艺条件其花纹主要是方形几何纹,又被称为“花格子布”。主要有“提花斗纹”、“核桃纹”等,又有“四格缯”、“八格缯”等之区别,“鲁锦”织物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和鲜明的民族特色,同时又属于纯天然绿色保健织品,具有极高和广泛的使用价值。而每道工序里还有很多子工序,可以想象,织锦中蕴藏着多少繁杂的劳动。 

  因为纯手工七十二道工序打造,产量很难提高。从纺线到织布,原始风格的制作工艺给了鲁锦纯手工的吸睛定位,随之而生的就是生产量很难提升的问题。“一个人一整天也就织一个床单,跟工业化生产的效率差太远了。”梁平表示,目前鲁锦的从业者很少。“多年来一直致力于鲁锦制作技艺的传承,是一所中学的实践基地,也通过政府对接扶贫村落,从村落中寻找到几位心灵手巧有织布手艺的人,我负责制作出花样,她们负责手工织布。但这些手艺人大部分已经60岁以上了。”虽然从学校、到社会、到真正的手艺人,梁平都在极力传承鲁锦,但她依然不满足于现状,“传承的规模还是不够大,范围还是不广,从业者依然太少。”梁平给了自己更多的挑战。 

  在当今社会崇尚回归自然的消费潮流中,鲁锦所具有的纯棉质地、手工织造、民族图案三大特点显得尤为珍贵。鲁锦产品集纯天然的织造原料、传统的制做工艺和独特的鲁锦艺术于一身,也令人感受到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人文底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文章来源:聊城市旅游发展委员会


回复该帖子

回复内容最多输入个文字
点击认证
公众号 QQ 回顶部